日本的"单一民族神话"

- 编辑:admin -

日本的"单一民族神话"

“大关”等,很多都给蒙古、爱沙尼亚、保加利亚等出身的力士霸占了。全球化的今天,各国的有为青年要来日本当职业力士,何况蒙古人有练相扑的悠久传统。相比之下,越来越少有日本男孩愿意把自己改造成白面馒头般的大胖子,露着屁股在众人面前翻滚。虽说相扑是日本的 “国技”(国家体育节目),但是如今倘若排除了外国人就无法成立了。有些日本老人看着外国名字充斥的 “番付表”摇摇头,因为他们认为 “国技”应该保持纯血统才是。然而,他们也不会介意日本职棒的全国冠军福冈软银鹰队的老板是韩裔商人孙正义,反之会由于该队的前教练是华裔明星王贞治而感到荣幸的。个别的日本政治家还偶尔说出“纯血统是咱国家的优良传统等等”而受到批判。毕竟,日本有北海道原住民族阿伊努人,南方有本来属于独立王国的琉球人,另外有近代历史留下来的韩裔、华裔人士。轻易地说出“日本是单一民族国家”会伤害很多人的感情和自尊。社会学家小熊英二有本著作叫《单一民族神话的起源》,书中论述:日本的“单一民族神话”其实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失败以后才诞生的。也不奇怪,之前是忙于做大日本帝国之梦,要把周围民族都吸纳成天皇之臣下,在侵华战争中,甚至拿出“同文同种”的说法要当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理论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日本,忽然标榜起纯血统国家的优越性,歧视来自旧殖民地的韩裔人,迫使他们不敢公开用真实姓名了。连如今是日本头号富豪的孙正义都直到启业以前用日本姓氏过日子。在职棒界,王贞治的好友张本勋,跟他们同代的金田正一等比比皆是韩裔明星,他们的血统也算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如果公开说出来就被视为故意侮蔑。民族问题至今还相当敏感。相对来说,日本社会对华裔人士的接受性比较高。王贞治可说是最好的例子。他父亲王仕福是1920年代移居日本的温州青田人,跟日本妻子一起,在东京经营了中餐馆“五十番”。1940年出生的次男贞治从中学时候起就在全国棒球大会上很活跃,1959年加盟了读卖巨人军。他的背后号码为1,外号则叫“one-chan”(阿one),显然是“王”的谐音。王贞治1977年创下了生涯756支全垒打的世界纪录,并荣获首届日本国民荣誉赏。这奖赏可以说是当年的首相福田赳夫为了王贞治而特别创设的。后来,著名导演黑泽明以及十多位优秀运动员、作曲家、歌手、漫画家等获得了这项奖赏,但是关键在于日本国民荣誉赏并没有国籍条款,可以颁给外籍人士。王贞治一直保留着中国国籍,广大日本社会都知道。尽管如此,没人反对他获得国民荣誉赏。他如今做代表职棒界的日本名球会会长都被视为理所当然。他自己曾带领日本球队去美国参加世界棒球赛,被当地记者问及国籍时,回答说:“我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我从小在日本长大,受日本教育,作为日本棒球人士活动过来”。不仅他本人,连他次女王理惠,虽然只有四分之一的华人血统,也一直保留着中国国籍,用王姓在日本媒体界工作。2011年的11月20日,在福冈雅虎球场举行的日本大赛最后一场上,软银鹰队打败中日龙队,获得了日本总冠军之际,前教练王贞治马上出来祝福选手们,大家把老板孙正义抛向了空中。平时好严谨的王贞治破颜一笑,平时就像调皮孩子的孙正义则是一副乐可不支的样子。不仅是笔者,相信很多电视观众都看了那场面,也都受了感动。日本和朝鲜半岛、中国之间,一衣带水。王贞治的父亲,孙正义的父母都过了那点海水来到东瀛,把儿子教育成全日本崇拜的英雄了。真不简单。新井一二三:作家,日本东京人,明治大学副教授,中文著作有《我这一代东京人》《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伪东京》等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